就係尋晚ぐぐ輪石旦那既發言
重溫:


尋日都諗緊寫唔寫
不過佢講既野又好似奇奇怪怪咁
我都一時間消化唔到

佢講左話:
如果係以前既S成員的話
下次就唔會俾佢出
公演係對成員好重要既事
如果鰹魚仲係度,佢喊出黎都似
雖然跳錯步都好難避免
努力左都好,都仲要更加努力先得

佢冇講明係北川
但係個題目就係講緊研究生under既問題
咁呢排做S under既就係北川一個
仲要拎埋個center黎做

我唔明既係
"如果係以前既S的話"
即係而家既S佢都覺得俾北川出係無可厚非?
如果佢講緊既係SKE其實係唔應該俾未到水平既成員出公演的話
我睇唔出佢係呢番話入面有咁既認同
而只係埋怨SKE變左
同時好似接受左而家既SKE係咁

而家鰹魚係過去式
你提佢係冇用既
加上石旦那本身對運營黎講個地位高過鰹魚
唔係拎個前輩出黎
講既一番話就係合理

佢言語間流露左既係不滿
而唔係意見
首先佢呢段說話有3個位係好多想自圓其說,但係目的係惡意批評既人好多時都會唔小心用到既講野手法
1.以前的話
2.如果係邊個邊個就會點點點
3.佢唔係唔好,不過... 
呢d講野方法
一方面係唔想人地覺得佢係批評緊人
同時係想巧妙地當一個意見方式黎表達自己心入面既不滿
而明顯
石旦那既目標唔係運營而係北川

佢覺得佢未做得好
佢覺得佢唔值個center位

首先,如果佢係為SKE好
佢唔駛提以前
因為而家既SKE理應比以前更好
其次,如果佢係有不滿
佢應該用自己既角度出發去向運營提出不滿
而唔係借鰹魚過橋
咁樣,一黎鰹魚已經唔係度,運營冇必要考慮
二黎,唔係你會喊呀,咁即係你ok啦
第3點,兜個圈黎踩人唔合格真係好唔要得

佢既不滿我明
但係不滿又點
我睇唔出就算唔係北川做center
仲有ゆりあ同まなつ係度
都唔會到石旦那做
北川自己都應該覺得做唔黎
作為前輩講後咁既野
咪徒添後輩壓力
北川做唔掂center住
甚至under都未得
個個有眼見唔係淨係得佢睇到
咁樣公開講
會有乜效用
你問MMQ佢介唔介意
MMQ唔介意唔代表北川唔介意
講野都唔知識唔識設身處地去諗下人地感受既
而家個個驚既都係北川頂唔住咁大壓力
你講得出呢段野
某程度上都清楚乜野事啦
可能運營唔會睬你
同運營講乜都冇用
咁你講到你希望個個都達到水平先出公演的話
人選你改唔到啦
但係佢可以做既係咪落手落腳去支持,教下北川 
而家佢咁講只係係北川身上踩多腳

咁大個人
講野用下個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