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飯
我好明白有時都會同自己既推諗法接近
變左做起野上黎
個行為同結果都同推有d似

まぁたん一路以黎
我既形容都係
佢係企係我地既同一方
佢係一位真飯
對SKE既愛唔係由成員既角度出發
而係由飯既角度出發
佢推既まなつ,まつりな,ぺんぺん都各自卒業離開
佢只係跟住佢推既腳步而已

早兩日
我先仲為到佢一句
"ぺんぺん都仲係team S"
感動左一下
原來做亡靈既
唔係淨係得我地
我都好希望ぺんぺん都仲係team S
可惜已經唔係
同樣地
我都好希望まぁたん可以留到研究生公演重見之日
可惜佢只係將7月所有既研究生公演收歸己有

佢講得冇錯
冇左研究生公演
研究生可以做既就係日日返學放學
同SKE脫離左咁
咁做研究生仲有乜野意義呢
佢既清醒
其實先更難過
因為意味住成員係識諗既
其實應該要好似佢咁跳船
咁而家既研究生可以點
我都真係唔識答你
但係希望まぁたん講到明佢走係冇左SKE既感覺既時候
係一個好既機會俾運營重回正軌
e8ec7a9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