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唔想聽到

我完全係逃避mode
前日返左東京
個空虛
我仲諗緊
次次毒活完
個心靈都係咁空虛
如果我真心脫毒
其實會唔會冇咁傷心
但係同時又諗返起
毒活緊果種腎上腺素上升既興奮感
好唔捨得呢種感覺
不過
ゆなな
就係有果種決斷力既女仔
D2lScfRU8AEGWc2
佢個笑容
一定唔會有傳聞佢俾人恰先要走之類
做過第一個打低世界既人
係自己既全盛期灑脫離開
佢注定會做SKE既一個傳說
淨係有能力打低世界
都夠講一世

多謝ゆなな
同時希望佢咁治癒既笑容都仲可以得閒治癒下我啦